藏在角落里的重磅新闻——我再也不相信《纽约时报》了

纽约时报经常把一些重要的文章放在最后几版,我再也不相信纽约时报了。

译者:婴宁 来源:东西 (http://old.dongxi.net/)
原文作者:Marc Adler
原文链接:http://www.splicetoday.com/politics-and-media/burying-the-lede

《纽约时报》常常把一些重磅新闻,比如气候变迁问题、移民问题和巴勒斯坦问题等等,雪藏在报纸的最后一页。

Nyt_large

在我对《纽约时报》丧失信任之前,我也一直习惯阅读它想让我读的部分——头版啊、编者按语啊、头版底部广告栏里那些醒目的标题啊,还有“时报特迅”之类的版块。可是有一次我无意中在报纸最后翻到了一篇有关起诉布什政府的案件被最高法院驳回的文章,原告在布什总统2005年的一次有关社会公共安全的讲话中被驱逐出场,只是因为他们拉了一条写着“绝不再为石油流血”的横幅,其实他们既没抗议也没影响讲话。这条新闻的重量级绝对让人震动,但我很奇怪它居然没上头版,那个事件也并没有得到什么特别关注。

也是这阵子,我读了简·梅尔的书《黑暗面:内幕之反恐战争如何变为对美国理想开战》,她在其中爆料说,《纽约时报》早就对战争内幕有所了解,但他们慑于布什政府的强硬,只选择将这一丑闻隐蔽地刊登在报纸最后的角落里。即便如此,我也还没有对《纽约时报》完全失望。直到我听到来自不同政见者有关大众媒体的反对声音,像诺曼·乔姆斯基在《伪造共识》中指出的,大众媒体本身就是一个巨头公司,它是只为股东和国家政权服务的。于是,后来我每次再看《纽约时报》的时候,都一定会到犄角旮旯里去找那些被有意冷落的文章。结果就在最近一个半星期内的报道中发现了有关媒体偏袒强权的漂亮案例。

六月十日登上《纽约时报》头版的分别是安东尼·温纳的性丑闻,俄罗斯的一台新自动取款机,还有印度自由市场的发展扩张如何受到政府的阻碍。可是在A-17页上,有一篇只有一段的文章,说阿拉巴马州最近通过的一项移民法案比去年夏天亚利桑那州颁布的那个非议四起的法案还要严苛,除了与亚利桑那州一样公然表明种族歧视、纳入违宪条款外,阿拉巴马的这项法案还“要求公立学校从幼儿园开始确认所有学生的移民身份,并且将知情时用交通工具搭载非法移民视为违法”。不用说,这么一条揭露丑陋嘴脸的法律新闻无论如何不应该可怜兮兮地蜷缩在那么小一个豆腐块里。为什么亚利桑那州的移民法案反而更加臭名昭著一些?我真的不太清楚,但我想也许并不在于它本身,而是因为它引发的抗议示威更声势浩大,才迫使媒体不得不前来关注吧。

六月十五日,《纽约时报》再次有意忽略了移民问题的新闻,丝毫不避讳自己的丑陋行径。这一次,头版头条是就一份人权观察报告写的评论,指责中国政府没有向公众如实报道一种具有毒性的流行病疫情。其实那天报纸的A-20页上还刊登了另外一则人权观察报告,报道说,人权观察组织经调查发现,在美国接近半数因移民问题被拘留的人都遭到监控,案件审理过程中,他们没有固定居所,被警方在美国各个监狱转来转去,而且还被剥夺了基本的权利,比如与律师和家人见面等。已经有成百上千的人因此受到影响,其中包括固定居民和流动人口。这条消息在报纸其他位置均未再被提及,并且文章闪烁其词地取名为《据悉:人员转移,暂缓释放拘留者》。然而事实上,文章的内容可要惊心动魄得多。这昭示出媒体是怎样迫不及待地想要抓住敌对政治势力的道德污点大做文章,而对我们自己的政府,却噤若寒蝉。

不过即使如此,至少还是可以在《纽约时报》中读到一些基本事实。还是在同一天报纸的A-12页上有一篇只此一家的小文章,美国报道说加沙地带的失业率已经超过了45%。报道的口吻几乎跟你能想到的福克斯新闻一样充满奥威尔式的极权专制意味。标题说“尽管以色列放松封锁”,“加沙地带的高失业率”仍无回落,听上去好像以色列方面在努力改善巴勒斯坦人的生活状况一样。作者说哈马斯应当对这种凋敝的民生负责,因为“四年以来,以色列在加沙地区设置封锁令的目的之一,就是削弱哈马斯极其对加沙地带的控制。”这一目标在2007年“通过哈马斯对法塔赫的暴力打击”成功达成。然而,报道中只字未提巴勒斯坦人——这些遭到以色列战略围攻的受害者——也丝毫不提在哈马斯赢得了一次合法民主选举后,以色列立刻在加沙地区实施报复行为,向人口密集的难民营发射导弹,屠杀数以百计的居民,摧毁民房,切断电源、水源、食物和药品来源。文章结尾处提到:以色列官方对美国报道的准确性表示质疑,认为他们只是在“故意描述一个民不聊生的凄惨景象”。

第二天《纽约时报》继续故意避重就轻,将一篇有关恶劣天气和全球变暖的新闻刊登在A-23页上,标题定为《恶劣天气频发,原因众说纷纭》。文章引用了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2011年关于极端天气的报告,声称“科学家们格外谨慎,没有将这些年来极端恶劣天气的罪责推到普通民众身上”,同时还引用了文章作者之一托马斯·R·卡尔的研究,说过去二十年来的气候状况跟“20世纪最初的情况”没什么太大分别,都是“一些极端恶劣天气之后就会有几十年的平安无事”,甚至还进一步补充说“在美国历史上,你很难或者根本不可能确凿地证明哪一桩干旱事件是人为造成的。”

《纽约时报》声称这些言论都来自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报告,却并未明确指出是谁在什么场合下发表的。总之,我是没找到,但我大致能够确定,在对拉尼娜效应所作的补充说明中可以明显看出,极端天气的出现是由于从南方的墨西哥湾北上的暖流在那些风暴群到来之前,就已经使温度湿度都高出了平均值很多,出发地海面平均温度差不多要高出平均值1.0 °C(1.8华氏)。墨西哥湾高于平均值的海面温度直接导致大气中的水蒸气含量攀升,能量聚积给天气突变埋下了隐患。气温的北边界是俄亥俄谷沿线,那里的记录表明降雨量有所减少,往西南方向去,降雨量减少的幅度更大。4月,全美的降雨量记录显示,在印第安纳、伊利诺伊、肯塔基、俄亥俄、宾夕法尼亚和西弗吉尼亚几个州,都出现了降雨量减少的现象,而在田纳西州全境,降雨量则低到了正常线以下很多。

文章里有这样一段话“飓风、洪水、旱情、火情在这段时间(2011年春天)席卷了全国的许多地区,每一种灾情都堪称长久以来破纪录似的的严重,几乎可以与历史上‘最糟糕的情况’相提并论。尽管在现代美国历史上,类似的情况也曾发生,但是从没出现数种极端天气于在一个月里集中袭来的情况。”这段话严厉否定了纽约时报一直声称的气候情况和20世纪初并无二致的言论。《纽约时报》关于气候变化和极端天气的报道的确是扰乱视听的,因为,先不说这种新闻事实上绝对应该登上头版头条,就说说在城市文明遭到全球变暖重创的情况下,被那些一丝不苟从头到尾研读报纸的人们寄予厚望、委以信任的唯一的新闻报道,也终于彻底地让他们失望了。更让人感到气愤的是,这样的新闻报道还会助长那些反气候变化论者的气焰,他们会在网站上将这些文章当作论据大发言论,说什么连“自由的”《纽约时报》都已经承认“毫无证据表明是人类的行为造成了全球变暖”。可是标榜自由的《纽约时报》却基本上变成了对巴拉克·奥巴马言听计从,这着实反映出财团支持下的右翼媒体机器是怎样彻底地遭到了政治纷争的挟持。

《纽约时报》成为政府或者财团说一不二的宣传工具非常危险,这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它在美国甚至全世界范围内都可以算是最重要最具影响力的媒体,一直以来都以大胆质疑权威、捍卫言论自由而享有盛誉。同时,还以特色鲜明的写作风格和时不时出现的精彩报道而成为主流媒体群中当仁不让的少见的勇敢者。在那些财团支持下的媒体中,《纽约时报》已经是我们最信任的了,可是现在看来,我们还是取道别家去搜寻有关美国移民、巴勒斯坦、气候这类问题的真实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