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翻译 | 发文章 | 提问建议

关联我的译言账号

纽约时报人物:性感女星进军印尼政坛

www.nytimes.com

译者: Phantom 2010年08月11日 01:17 原作者: 诺瑞米特苏·奥涅什

“没错,我的确很性感,可那又怎样呢?你见到我,觉得我性感,你明天还是有饭吃。可是,我要是偷了你的钱,你明天还有饭吃,有学上吗?到时候你只有绝望了。”——印尼性感女星贝雷兹

浏览 | 评论
本文被转载引用

频道: 文化世界 类别: 文章 标签: 印尼性感苏西洛

所属专栏: 纽约观点

不久前的某天下午,一位性感女郎亮相印尼一家购物中心的星巴克咖啡馆。她左手拨弄着桌上的黑莓手机和卡普奇诺咖啡杯,右手拿着另一部手机通话。她言语急促,对周围事物毫不关注。路过的行人不由自主地将目光瞥向了她。从她低胸紧身的着装风格中,人们确信,眼前这位女士正是集歌手、演员、模特于一身茱莉亚•贝雷兹(Julia Perez)(或许,过不了多久,她还会是一名政客呢)。在印尼,贝雷兹公开卖弄性感的做法赢得众多粉丝,也遭到社会保守人士的猛烈抨击。

第二天,贝雷兹突然打电话要求设计师为她量身订做一套卡峇雅(kebaya)传统服饰。原来,中爪哇省梭罗市的部族长老准备为她举办一场正式的授勋仪式。

“太棒了(Et voilà)!”贝雷兹用法语说道。接着,她又用英语说:“这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荣誉(It’s a big honor for me)。”平日里,贝雷兹讲话往往掺杂着法语、英语和印尼语。

30岁的贝雷兹在印尼小有名气,她以“朱普”(Jupe)的名字为人们所熟知。她曾在荷兰和法国生活十年,三年前返回印尼时,她迅速成为该国最炙手可热的名人和一些电视八卦节目的收视率保证。

印尼社会存在着两大日渐分化的群体,一部分人支持将政治伊斯兰化,另一部分人则向往国家能像西方那样开放。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贝雷兹用行动引领着印尼的开放潮流:她以性感的形象亮相于电视电影和音乐短片,提倡女性正视性渴望,谈起性来毫不避讳。此外,贝雷兹最畅销的专辑《爱经》(Kamasutra)还附赠免费避孕套,惹恼了印尼的伊斯兰团体。印尼首都雅加达的一些周边城市甚至下达了对她的封杀令。

贝雷兹最近宣布,自己将作为候选人参加今年十二月在东爪哇省巴吉丹市举行的地方选举。这里恰恰是印尼现任总统苏西洛(Susilo Bambang Yudhoyono)的故乡。消息一经宣布,贝雷兹便遭到了来自各方的指责。印尼官员纷纷要求改革地方选举法,禁止“道德有缺陷”的候选人参选。但是,新闻媒体和社交网站的评论者却提出了针锋相对的看法。他们认为,印尼的政客没几个是干净的。

“没错,我的确很性感,可那又怎样呢?”贝雷兹说,“你见到我,觉得我性感,你明天还是有饭吃。可是,我要是偷了你的钱,你明天还有饭吃,有学上吗?到时候你只有绝望了。”

贝雷兹坦言,自己没有任何从政经历。一旦当选,她的首要目标就是改善巴吉丹老百姓的生活。随着印尼民主化的兴起,普通民众涉足政治成为可能,贝雷兹兴奋不已。当然她也明白,印尼的民主依旧存在着不足和缺陷。

“30%的人觉得这大概就是民主。”她暗示,由于贫穷和缺乏机会,剩下70%的人依然无法享受具有重要意义的政治参与权。

如果说贝雷兹的事业成功让她有幸成为30%的人,那这番话已经明白无误地表明,她所依靠的对象和涉足政坛的动机来源于剩下的70%那部分人。

贝雷兹刚出生时名叫尤莉(Yuli Rachmawati),她和两个妹妹靠着母亲一手养大。母亲平时打点零工,全家人时常靠大米炒青葱来填饱肚子。贝雷兹童年时恰逢苏哈托执政(此人曾长期把持印尼的军事力量,1998年倒台)。对她而言,那段时光有些不堪回首。

“填饱肚子完全是奢望,”她说,“我那时没钱,也没理想。我根本没想过干什么大事。我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当个大人物或者做个官儿什么的。”

她甚至打趣道,若不是高中临近毕业遇到一位年龄比她稍大的印尼女人,或许她还在街头卖鸡蛋花生酱色拉呢。原来,贝雷兹提到的这个女人是一家国际酒店的秘书,后来嫁给了一个澳大利亚人。她主动将贝雷兹送到一所秘书专科学校。她还建议贝雷兹找一个白皮肤的老外(bule)做丈夫。

“她教我如何做一个真正的女人。她对我说:‘茱莉亚,要是你找个老外,你就能这样,就能那样,’”贝雷兹回忆说,“起初我不喜欢老外。我的英语口语并不是非常好,我那时只会说几句简单的英语,比如‘是,先生’,‘先生,请不要喝酒’,仅此而已。”

贝雷兹随后在一家荷兰人经营的家具公司担任下级秘书,并开始与公司老板的儿子约会。“他风度翩翩,总给我送花。那段时光真的很棒!我爱上了他,并随他一块儿回到荷兰。”

贝雷兹在荷兰呆了三年。在此期间,她坚持学习荷兰语,并在一家公司担任秘书,可最终还是与老板的儿子分道扬镳。后来,在西班牙度假期间,她又结识后来成为她丈夫的法国人贝雷兹。后者不但将她带到法国,还把她介绍给法国时尚界。很快,贝雷兹便出现在《格言》、《男人帮》这样的男性杂志上。

2006年回国度假时,贝雷兹陪同妹妹参加一个电视肥皂剧的试演,并最终被导演相中。那时,印尼的民主化才刚刚起步,电影人和歌手正采取行动,打破桎梏,扩大“性”在大众文化中的影响力。与之不同的是,尽管印尼穆斯林的立场长期以来都较为温和,但那些遭到苏哈托压制的伊斯兰团体势力却日渐强大。他们认为,印尼应恪守伊斯兰教义。

其实贝雷兹也是一个穆斯林。回到法国后,她很快接到来自印尼各方的邀请。2007年,她终于下定决心,将丈夫留在法国,独自一人回国发展。“我对他说:‘亲爱的,很遗憾,我真的很想回印尼。’”两人随后以离婚收场。

贝雷兹参与出演的电影、音乐和电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些作品都散发出贝雷兹的性感。就像麦当娜一样,贝雷兹总是在人们面前展示出她性感的一面。

贝雷兹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渴望成为一个性感女郎,我寻求的是自由和解放。”

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几个月前,一批来自巴吉丹的政治领袖忽然活跃起来,公开邀请外界人士竞选该地区的副首长。印尼在野党民心党(Hanura)巴吉丹支部的领导人苏克诺说,该党和其它党派联盟正在寻找一位名人来参选该地区的领导人,希望借此吸引投资者为这片有着美丽海滩和其它未开发旅游景点的地区投资。该党一些官员寻访了多名女演员,并最终确定贝雷兹为该党候选人。

和许多印尼人一样,苏克诺只用一个名字。他说:“贝雷兹很清楚自己的情况。她非常努力,也很愿意学习。虽然她从未到过巴吉丹,但是在我们和她接触后,她就开始上网了解相关情况。至于她是不是性感尤物,我们可不关心。”

不过有些人还是提出了质疑。

写过性和政治等议题的苏亚库苏玛(Julia Suryakusuma)说,民心党选择贝雷兹为该党候选人,就是为了拉拢那些原本被忽略的当地部族。由于印尼的亲西方改革者和穆斯林保守人士之间的分歧日渐扩大,苏西洛总统目前正致力于弥合这两大群体之间的分歧。民心党之所以在苏西洛的故乡推出贝雷兹作为参选人,就是想借用贝雷兹的影响力,让苏西洛在处理群体分歧上更加棘手。

“我并不认为贝雷兹参加竞选是她个人的主意,”苏亚库苏玛说,“看起来,这像是在野党玩的一套把戏,是想让总统难堪吧。”

用贝雷兹自己的话说,要学的东西还很多:“我只学到了40%,心里真的有些害怕。我知道不应该说这种话,但是我现在很迷茫。有些人在我面前说:‘嘿,茱莉亚,你做得对’。可明天他们却背着我说:‘她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说的这些话,你懂吗?”

“也许这就是政治。”贝雷兹用法语和英语说道。

Phantom 翻译了本文,授权本站发表并对本译文保留权利。如有问题请 联系本站

相关阅读


本文译者:

Phantom

Phantom

关注

译文: | 浏览: